<s id="q8cqm"></s>
<div id="q8cqm"><wbr id="q8cqm"></wbr></div><small id="q8cqm"></small><div id="q8cqm"><wbr id="q8cqm"></wbr></div>
<small id="q8cqm"><wbr id="q8cqm"></wbr></small><xmp id="q8cqm"><wbr id="q8cqm"></wbr>
<div id="q8cqm"><button id="q8cqm"></button></div>
<div id="q8cqm"></div>
您現在的位置:慈暉學校 > 媒體看慈暉 > 紙媒 > 正文內容

[三湘都市報]用“適讀”開啟學生快樂閱讀之旅

“人是環境的產物,什么樣的環境造就什么樣的人!”這是耒陽市慈暉學校校長王格楠在接受采訪時強調最多的一句話,也是他一貫堅持環境育人的圭臬,譬如關于推行閱讀——
用“適讀”開啟學生快樂閱讀之旅
耒陽市慈暉學校“環境育人”解讀(二)
 

校長王格楠。

學生在書吧上閱讀課。

學生在書吧自由閱讀。

 

        校長視角

        閱讀也需“供給側改革”

        閱讀,于教育,是一種最為基礎的教學手段,是授之以漁的最終目的;于學生,是一種彌補差距的向上之力,是開闊眼界、豁達胸懷、陶冶情操、啟迪心靈、修身養性的最好方式,也是一條通向智慧、開啟前程的根本途徑;于社會,是一種消弭不公的改良工具,亦是對人類崇高“價值”和應有“秩序”的堅持。

        然而,近幾年的全民閱讀調查報告卻顯示,不僅較大比例的國民不喜歡讀書,就連在校的學生和教師亦不喜歡讀書。為什么這個被看作是最有“文化”的群體,最應該閱讀的重要群體,卻也成了最不愿意閱讀的群體?兩相對照,說明閱讀供給側改革的迫切性。那么,究竟該如何進行閱讀供給側改革呢?

        在當前的閱讀背景下,完全指望學生主動接受閱讀是很困難的。“山不過來,我便過去”,在推動學生閱讀的過程中,要主動作為,想盡一切辦法,讓書籍主動“撞入”學生的生活。讓他們有地方閱讀,有好書閱讀,有時間閱讀,有效果閱讀,有師生共讀,有評價促讀,有興趣愛讀。當圖書成為學校分布最廣的資源,當一所學校完全變成了書的海洋,學生想不被書籍影響幾乎是不可能的。

        而要絢爛出這一“閱讀場景”,核心在于“適讀”:一要創設出優美舒適甚至“高大上”的閱讀環境,再為學生配齊、配足海量的高品質圖書并適時更新,讓學生有大量適合自己的好書可讀。二要構建適用的閱讀機制,讓閱讀走向實質。三要制定適合的閱讀標準,通過各類考核對學生進行全方位評價,使其形成正確的閱讀導向,變消遣式為需求式,調動他們參與閱讀的積極性和自覺性。

        以上是慈暉學校校長王格楠就如何進行“閱讀供給側改革”作的簡要剖析,亦飽含了他把慈暉打造成“圖書館式的學校”的良苦用心與重大決心!

        多年來,閱讀是其必不可少的關鍵詞,他給人的感覺是“天天在海量閱讀,天天在急速進步”。為什么他會如此癡迷于閱讀?

“因為閱讀不僅給了我夢想的指引,也給了我行動的勇氣。一路走來,閱讀像火把,照亮了我的世界,讓我勇敢地成為了一個教育改革的探索者和實踐者。”王格楠發自肺腑地表示。

的確,正由于這點,不僅讓他身上有了一種“氣自華”的特質,還使他一直站在民族發展的高度規劃學校發展。在他看來,一個沒有閱讀的學校永遠不可能有真正的教育,一個書香充盈的學校才能將無數正處于青蔥歲月的懵懂少年,打磨成具有人文素養、科學素養、創新素養的優秀人才。因為一個人的閱讀史決定著他的成長史,只有在讀書路上,方能遇見更好的自己。

雖然自其2013年上任以來,一直都是在艱難中辦學,但他卻有著滾燙的雄心與夢想:一年創新,兩年創優,三年創強。當時許多人可能認為他是癡人說夢,但他絲毫不為所動,以事實力證了這不是空話。他棄商從教,轉戰杏壇,用行動打破“隔行如隔山”的斷言;他用短短三年,將深陷泥潭多年的慈暉拖拽出來并使其昂揚向前;他引領全校6800多名師生艱難課改、收獲希望;他打造的“三四五六”高效課堂,成為該市教育改革的一張金名片;他實施的強校策略,正在成為業界爭相學習的“教本”……

“海量閱讀是成功者必備的素質”,“閱讀是最好的放松方式”,“我希望大家都來閱讀吧,既是豐富自己,也是造福家人”……這是他發在微信朋友圈的語錄。推行閱讀,他十分虔誠。除了大手筆創設了優越的“適讀”環境,還利用會議、微信等各種機會和平臺宣傳閱讀,不厭其煩地向大家宣講閱讀的重要、讀書的美妙,號召大家多讀書、讀好書。

而今,在慈暉,閱讀儼然已成為其重要標識!

“沒想到慈暉的書吧和圖書這么多”,“如此漂亮的圖書室,著實令人留戀”,“師生對閱讀的癡迷程度,讓人不可思議”……4月28日下午,正在慈暉采訪的我們,偶然聽到前來參觀的耒陽市及衡陽市眾多學校的師生紛紛發出這樣的感慨。

分部創設閱讀環境

為了讓學生有好地方閱讀,有好書閱讀。

2015年下學期,王格楠不吝在學校原有的圖書基礎上,再斥資130余萬元,在每個學部即小學部、小六部(小學六年級)、初中部和高中部,分別建設了書吧,即童趣盎然的小學部書吧、精致可掬的小六部書吧、高雅奢華的初中部書吧、文藝清新的高中部書吧,四個書吧總面積約1300平米,藏書超過45萬冊。并除此之外,還硬性規定每年至少再投入30萬元購置新書。

分級構建閱讀機制

為了讓學生有時間閱讀,有效果閱讀,有師生共讀,王格楠倡導各學部分級構建了閱讀機制。

小學部,每周在書吧開設兩節閱讀課。一二年級,主要鼓勵學生多閱讀帶拼音的繪本;三至六年級,老師們提前告知學生閱讀課的內容,安排學生提前到書吧查閱相關資料,進行預習。

初中部,每周在書吧開設兩節閱讀課。初一二年級,或指定讀書類別,或自由閱讀,并經常性地開展“閱讀名著,學習偉人”等特色閱讀活動。初三年級,除此之外,還根據中考要求,在書吧開設專屬閱讀區,放置考試要求掌握的書。

高中部,每周在書吧開設一節閱讀課。利用德育加分舉措,鼓勵學生向校報、?、校網等積極投稿,還適時開展各種征文比賽等。

每學期,學校至少會精選6本以上關于教學與管理方面的書籍,贈予每位老師閱讀,還為每個學部分別訂閱10余種與教育教學相關的報刊雜志,并要求老師與學生一起閱讀指定書目,撰寫讀書筆記及論文。

分層施行閱讀檢測

為了讓學生有評價促讀,有興趣愛讀,王格楠讓各學部分層施行了閱讀檢測標準,形式有筆試、面試兩種。

小學部低年級學生主要進行詞匯積累測驗,高年級以及初、高中部學生,主要進行口頭表達、寫作能力的測試,通過上臺講解書籍、分享經驗,寫讀書心得,自由作文等形式進行。

對表現優異的學生予以表彰和深度延伸,對表現欠佳的學生,根據實際情況,聯合其家長再設計出相應的提升措施……

談及學校下一步的閱讀推廣方向,校長王格楠一臉的憧憬:“我還要在校內打造開放式的圖書走廊,把圖書放在學生伸手可及的地方,不派人管理,亦無需借書證。并在旁邊安裝飲料自動售賣機,以便師生在閑暇之余,邊品著香茗,邊細細翻閱自己喜愛的書刊。旨在讓閱讀生活化、美好化,讓師生閱讀更常態化。”

如此潤物無聲、不留痕跡的教育,我們期待看到慈暉更大的驕傲與榮光!

■文/彭國軍 吳雅敏

采訪后記

“適讀”讓慈暉更炫酷

慈暉的“適讀”吸引了許多人,也震撼了許多人。

然而,不同的人亦有不同的世界,也有人讀不懂慈暉的“適讀”,甚至提出質疑:耗費如此巨資去興建和廣納這么多奢華的圖書室和圖書,有必要嗎?

“有!”耒陽市教育局民管辦主任谷呈祥斬釘截鐵地表示:“只有懂得投入,才能辦出高質量的教育!第一次了解到慈暉的‘適讀’時,我被深深震撼了。隨著一次又一次走進慈暉,我發現,‘適讀’,使慈暉呈現的不只是某個經驗,而是現代教育的春天!”

誠然,“適讀”已使慈暉更炫酷:

一是讓學校更有品位,使其提供的是有生命氣息的教育。這是一種具有中國儒家文化思想兼具返璞歸真、有教無類,世界都在追崇的主流教育。

二是讓師生更有智慧,生發出許多正能量的“事兒”:有初中部用“適讀”洗腦教師,踴躍踐行課改的奇事;有高中部由“適讀”引發學生靈氣爆棚,整個學部共600多名學生,其中就有100余名特長生的怪事;有小學部51班平凡學生毛廣軍,因“適讀”而蛻變為同學爭相追捧的“大明星”的軼事……

三是讓教育回歸文明。“校長帶著教師讀、教師帶著學生讀、學生帶著家長讀、家長帶著社會讀。”這樣的教育超越了一般意義上的教育,這是一種文明的回歸。

在這種深度文明的氤氳浸染下,慈暉定會天天上演“奇跡”。也讓我們不由得稱贊,推動這一切的校長王格楠的確是個通才。

在中華文明復興的大背景下,“中國特色,世界品味,文明教育”是時代對中國教育變革的要求,而慈暉給出了十分契合的答卷。

 



【字體: 】【收藏】【打印文章】【推薦

相關文章

A片黄色视频
<s id="q8cqm"></s>
<div id="q8cqm"><wbr id="q8cqm"></wbr></div><small id="q8cqm"></small><div id="q8cqm"><wbr id="q8cqm"></wbr></div>
<small id="q8cqm"><wbr id="q8cqm"></wbr></small><xmp id="q8cqm"><wbr id="q8cqm"></wbr>
<div id="q8cqm"><button id="q8cqm"></button></div>
<div id="q8cqm"></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