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id="q8cqm"></s>
<div id="q8cqm"><wbr id="q8cqm"></wbr></div><small id="q8cqm"></small><div id="q8cqm"><wbr id="q8cqm"></wbr></div>
<small id="q8cqm"><wbr id="q8cqm"></wbr></small><xmp id="q8cqm"><wbr id="q8cqm"></wbr>
<div id="q8cqm"><button id="q8cqm"></button></div>
<div id="q8cqm"></div>
您現在的位置:慈暉學校 > 學部風采 > 教育新聞 > 正文內容

一線老師自述:當教師連批評學生的勇氣都沒有,談何教育?

批評了一個上課搗亂的同學后,一夜沒睡好。這樣的經歷不知道你有沒有。一線老師每天都會經歷這樣的問題:孩子犯錯了,你得用一定的方法教育吧,但批評了之后又坐立難安,擔心孩子出事,家長來學校找,小事變成大事······這么想著,教師陷入了行動困境。

 

當教師連批評學生的勇氣都沒有,這樣的教育困境你可懂? 

 

1

 

前幾天,辦公室一位班主任“沒有控制住自己的脾氣”,在班上把一個長期違紀的學生批評了一頓。

回到辦公室后,她坐臥不安,為何?因為她擔心那個學生“出事”,這樣的事情以前發生過。

她在辦公室不停反思,自己剛才批評學生時有沒有用過激的語言,會不會對學生造成傷害等等。

最后,她還是不放心,放學后還專程去教室安慰那個違紀學生。其實她的心里很窩火,但無可奈何。

一次正常的批評教育,卻讓老師感到“后怕”,這在以前,是很難想象的。曾經的班主任,批評懲罰學生酣暢淋漓,也能達到較好的教育效果。

而現在,老師批評教育學生前得先想想“后果”,瞻前顧后,畏首畏尾。

 

2

 

在一次班主任交流會上,一位年輕的班主任說了這樣一件事情:

每天早晨,她都要去班上巡查,如果學生有遲到,不交作業等違紀行為,她都要把違紀學生叫到教室外走廊上批評罰站。

可校長不答應了。校長每天早晨也要到各樓層巡查,發現有班主任罰站學生,就會滿面春風地和違紀學生交談,然后讓學生進入教室,并不征求班主任的同意,這讓她很尷尬,不知道該怎么辦。

其實這種尷尬不少老師都曾經遇到過。但在這件事情中,雖然校長的做法或有不妥,我真不想對校長妄加指責,批評和懲罰存在的潛在風險,校長或許更敏感。

換個角度看,校長也是在保護老師。

教育好學生,保護好自己,這是每個老師面對的重要課題,也是難題。

現在,面對學生的錯誤,不少老師敢怒而不敢言,不知道該怎么辦。

有時正常的批評教育就可能引發意想不到的后果,正常的懲罰也往往會貼上體罰的標簽。

有不少班主任在座談會上感慨,對違紀學生不能打不能罵不能批評不能罰,手無寸鐵,不知道該怎么辦。

今年3月份青島市曾經出臺一個文件,強調學校對學生有批評和適度懲戒的權力,相信今后各地還會有相類似的文件出臺。這算是進步。

但諸如此類相關文件出臺總讓人覺得怪怪的。自從有教書這項職業開始,教師就應當擁有了批評教育和適度懲罰學生的權力,那么,我們為何會失去手中的戒尺?

 

3

 

我們的孩子是否越來越脆弱?

這兩年教改進行得轟轟烈烈,從教書的方式到育人的模式,都發生了巨大的轉變,一些新的教育理念,教學模式沖擊著傳統的教育理念和模式。教改本無問題,但一概否認傳統的教學教育模式就值得商榷了。

比如說近些年片面推崇“賞識教育”,片面強調老師與學生的平等關系,片面夸大賞識和激勵的作用,導致孩子不明是非,也沒有足夠的心理承受能理和抗挫折能力,受不得半點委屈。

這是非常令人擔憂的。

我并不反對“賞識教育”,但我不喜歡那些片面夸大“賞識教育”的作用,全面否認“懲戒教育”的人。

賞罰分明的教育是最好的教育,賞識教育,給學生前行的力量,而懲戒教育,則可以讓學生沿著正確的道路前進。這個道理如此簡單,但我們往往視而不見。

 

4

 

很多人認為“嚴師”都冷若冰霜,聲色俱厲,毫無人情味。錯了,真正的“嚴師”是這樣的:他可以滿面春風,和學生打成一片。而當學生犯錯誤時,他也能冷若冰霜地批評懲罰,不拐彎抹角,不遮遮掩掩。

寬容,是對學生的愛;嚴厲,是對學生更深層次的愛,是對學生的一生負責。

“嚴師”,寬嚴有道,能讓學生知是非,明事理,讓學生受得了懲戒,受得了委屈。

但教書正在成為一項極具挑戰性的事業,要做一位“嚴師”真的很不容易。教書育人,很多人認為就是上幾堂課,改幾本作業那么簡單,其實,教書已經不容易,育人更是難上加難!

想想正常批評教育卻會感到“后怕”,懲戒學生冒著風險,甚至批評學生的勇氣漸漸失去,我們就知道育人的難度有多大。

但我們還得前行,盡管存在風險,但絕大部分老師尤其是班主任還是盡心盡力地管理學生,教育學生。

同時,我們也要改變自己。

當班主任十幾年了。和很多老師一樣,剛當班主任那些年,我也曾經為學生的成績表現焦躁不安,曾經跟學生家長發生過激烈沖突,我每時每刻都想著把每一個學生都教好,讓自己從事的職業更有成就感。

后來漸漸明白,焦躁的心境和情緒注定會讓教育效果大打折扣,也讓自己苦累不堪。

從2006年開始,我在新浪博客上以發表系列文章《斗智斗勇,我與我鬼靈精怪的學生》,記載和學生之間斗智斗勇,苦樂酸甜的故事,記載自己從焦躁不安到迷途知返,從疲憊不堪到云淡風輕的經歷。

現在回想這十余年班主任經歷,真是感慨萬千。

只要在教育教學第一線,只要還在當班主任,教育風險就不可能完全回避。我們能做些什么?

我想一是調整自己的心態,盡到最大努力,便可挺直脊梁。

二是改進理念方法,盡可能降低教育風險。

當然,教育紛繁復雜,很多事情說起來容易,做起來很難,而且很多事情不是一線老師能決定的,比如說手中是否有戒尺,比如說是否真的擁有懲戒學生的權利。

教育好學生,保護好自己,教育一定要幸福,以此與一線老師們共勉。

 

(本文綜合整理自教師幫,作者烏蒙流浪者)


【字體: 】【收藏】【打印文章】【推薦

相關文章

A片黄色视频
<s id="q8cqm"></s>
<div id="q8cqm"><wbr id="q8cqm"></wbr></div><small id="q8cqm"></small><div id="q8cqm"><wbr id="q8cqm"></wbr></div>
<small id="q8cqm"><wbr id="q8cqm"></wbr></small><xmp id="q8cqm"><wbr id="q8cqm"></wbr>
<div id="q8cqm"><button id="q8cqm"></button></div>
<div id="q8cqm"></div>